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恰逢夜暖知温顾第七十六章 怪他,当时只顾着藏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远处的群山,昏暗色彩更加浓重了,雨夜里,有点像冰凉的曼陀,蒙着墨黑光泽。笔言阁 m.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温想低着头,看他的手。

    那辆摩托车布满铁锈,伤口不尽快处理,很容易感染。

    “顾同学,你冷不冷。”

    他的手总是冰冰凉凉,捂不热。

    “不冷。”

    温想转头,伸手指着柜子,“可以打开吗?”

    顾夜西想了想,“嗯。”

    不用担心,酒都藏好了。

    应该不会有差池。

    温想看了眼他的手臂,走到柜子前面,往后拉开。

    药箱是谈明留下的。

    顾夜西轻轻扫了眼,波澜不兴,“我是小伤。”他知道她想做什么。

    这样说,是不想上药。

    他怕麻烦。

    温想转头,目光深深,光影交错乱得厉害。

    妈的。

    想举手投降。

    “顾同学。”淋了雨,她眼睛蒙着一层水雾,看他时很像林间的鹿,教人心软,“这不是小伤。”

    温想很多事都顺着他,这个不。

    前不久,一位大好青年死于铁锈之手。那大好青年是裴云亲戚家的朋友,为此,裴云念叨了好几日。

    潜移默化,她就记住了。

    “消毒很快的。”语气像在哄小孩,她说,“不疼。”

    顾夜西沉吟了很长时间,妥协了。

    “随你。”

    她紧锁的眉头如释重负。

    这么开心吗?

    顾夜西走过去,把毛巾挂到她脖子上。

    音色清朗,他说,“头发擦干。”

    她擦头发的时候,他去把地上的粥拿起来,搁在桌上。

    “吃过了吗?”

    “尚未。”她来得急,没来得及。

    顾夜西伸手碰了碰,粥是温的,“怎么不坐车?”

    “坐了,但碰上堵车,我怕粥凉掉,这样对胃不好。”

    他盯着那碗搁放在桌子上的粥,恍惚出神。

    温想擦干了头发,把毛巾叠好,轻声唤他,“顾同学,你过来。”

    声音温柔的要命。

    顾夜西把手伸回来,老老实实过去了。

    门口的风铃响了,雨声簌簌,清脆又干净,很好听。

    温想站近一点,低头看他的手,“什么时候受伤的?”

    他看她的眼色,脸上的表情很乖很温顺,“不知道。”

    她心软,不忍心再说他,“疼不疼?”

    “不疼。”

    她手伸进药箱里,把碘酒和棉签都拿出来,“手抬起来。”

    这个世界上,问他冷不冷,疼不疼的人太少了,她就像一束光,蓦然照进来,让他措手不及,又患得患失。

    顾夜西很配合,任她摆弄。

    灯光给她周身渡了层金边,这样温柔朦胧的光影,柔和又温暖。

    他的目光一点也挪不开。

    温想弯着腰,“会有些疼。”她动作很轻,用湿润的棉签擦拭伤口,“忍不住就跟我说。”

    “哦。”

    过了会儿,动作停下,她低头,轻轻吹了吹,“疼不疼。”

    不疼。

    他面不改色,“疼。”

    要脸吗!

    堂堂一个ak的十爷,皮开肉绽了也没见您皱过眉头,搁这儿装可怜。

    温想露出自责的表情,“对不起。”

余路以生  我家夫人总遭人惦记  
引凰为后 口袋之数据大师 闪婚密令:军爷宠入骨 重生明星音乐家 二次元岛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