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最新 加书签 排行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恰逢夜暖知温顾第六十四章 史诗级噩梦,狗子要开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顾夜西板着脸,老气横秋,“以后少跟薄弈来往。词字阁 www.cizige.com”

    谈明说他坦坦荡荡,从来不给人穿小鞋。

    是谈明瞎了眼。

    “为什么?”

    顾夜西不想尊重长辈,声音很冷漠,“他看起来就不是好人。”

    外婆在世时,曾夸薄弈其仪一兮,心如结兮。

    “听见没有?”

    温想都顺着他,“好。”其实不影响,他们本来就很少往来。

    上了楼,走到房间门口,温想上前,用空出来的手开门。

    他低着头,眼睛一直在看她。

    “要进来吗?”

    顾夜西摇头。

    他松开牵她的手,弯着腰,“早些休息。”

    已经很晚了。

    温想走进去,开了灯,光萦绕在她周围,是温暖的杏色。

    “顾同学,你只是来送包吗?”

    顾夜西被她看的心头发紧,别开眼,“嗯。”

    他有点想当鸵鸟。

    温想轻声唤他,“顾同学。”

    “嗯。”

    还会回应,看来不是特别重要的事。

    温想放心了,“明天是学期的最后一天”,她两只手握在身前,声音温柔,“顾同学暑假快乐。”

    顾鸵鸟没抬头,哦了一声,“你进去吧。”

    他说完,转身。

    “顾同学。”

    他脚步停住,回头。

    “路上要当心看车,要小心。”

    “哦。”

    她看到他的耳尖红了。

    有点可爱。

    温想站在门口,等他走远了才回去。

    沐着月色,顾夜西打院中走过。

    他踢了脚门,珠帘荡起来,撞到墙,影子左摇右晃。

    噼里啪啦——

    顾夜西没开灯,走去把窗户打开,月色和夜风一块涌入。

    半小时之后,他从浴室出来,头发还在滴水,身上就穿一条睡裤,也不怕冷。

    打了一会儿游戏,五局全跪。

    烦!

    顾夜西把游戏退了,盖好被子,手留在外面。

    半夜,下起了雨,朦朦胧胧的并不凶,但风一吹,就冷的刺骨。

    顾夜西一直在流汗,两只手抓着被子,用力的攥紧了。

    他睡不安稳。

    血河波涛汹涌,汩汩冒着热气,像岩浆,淌在脚下,映红他的双眸。

    【我死的好冤,好痛苦,我要诅咒你,诅咒你……】

    【我要拉你下地狱,你不得好死!】

    【啊——】

    ……

    地狱?有本事,就尽管来拉。

    他神色漠然,拖着身体淌过去,前面没有尽头。

    走着走着,走到了十年前,漫长又飘雪的冬。

    他在路边醒来。

    “哪来的小乞丐,别碰我,滚一边去!”

    “滚滚滚,别弄脏老子的衣服。”

    “滚远一点!”

    女人拉着狗,尖酸又刻薄,“六六,离乞丐远一点,谁知道是不是病原体。”

    他是啊。

    而且浑身是毒。

    后来,他被丢进了藏獒窝。

    这次比较不幸。

    他死了,死在街头,无人问津。

    顾夜西知道是梦,但醒不过来。

    第三个梦。

    下着雨,放眼

我家夫人总遭人惦记  余路以生  
皇子的文娱霸业 回到过去当神犬 重生之成为现代女神 剑破万穹 酋长别打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语言选择